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头发散乱的蓬着眼神空洞的望着娅娅

    2017-08-18 14:41

    深秋的十一月底,是寒冷的。這天婭婭看著家裡沒啥事了,就收拾了几件衣服想去思远家住两天,她吃过早饭就和爸爸妈妈打过招呼就去思远家了。可是刚刚吃过午饭她爸就打电话过来了,还很焦急:“娅娅,你得赶紧回来,你的堂嫂住院了,你赶紧回家,我们现在都在医院了。”
    “爸,嫂子怎么了,她昨天不是好好的吗?”娅娅一脸的焦急着问。
    “我来不及解释了,你赶快回来,估计危险了…...”娅娅只听到这些那边就挂线了。
    娅娅也来不及收拾其他了,她慌慌张张的就向叶母大概的说了一下,就准备往回赶了。
    “娅娅,你别慌,天冷,你得把衣服带上,不要冻感冒了伢…….”叶母边说就边帮娅娅把衣服装了起来,“哎,都年关了,咋就不省事呢,娅娅,你回家去看看,有事就给婶打个电话,我们好放心…….”
    “好的婶婶,我会记住的!”说完就匆匆的往家里赶去。
    娅娅家离叶家本就不远,加之娅娅心里甚为焦急,不一会工夫就快到村子口了,远远地就看到村头停着警用车,娅娅的心紧张得不行,加之赶了路的,她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她害怕看到不该看到的一幕,可是她必须要面对,不由得加紧了脚步。
    “娅娅,你回来了,你赶紧去医院看看你嫂子,你那不成东西的哥哥把你那可怜的嫂子快杀了呀……”村里的一个一个婶娘马上就告诉了娅娅。
    “萍婶,怎怎怎么回事呀……”娅娅的声音都颤抖了。
    “伢,你先去你三妈家,看看你三妈,为了那个丢料儿快急疯了!可怜的娘啊,都急傻了,唉……”
    娅娅再也顾不上听萍婶细细解释,她连自家的门都没进就直接撞进了三妈家的大门。可是马上就被一个警察拦住,“你是谁,不可以进去,要保护现场!”
    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屋内的桌上椅上到处都是鲜血,还有几个警察在采集血样和其它物证。她扫视着屋里的一片狼藉,最后在屋角里才看见她三妈坐在地上,而且,眼里没有泪,只有绝望.......
    娅娅的嘴里喃喃的喊着三妈,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这是最爱她的三妈啊,就在这一瞬间,三妈仿佛就一下老去了许多,她一边央求着警察,一边就往里闯了进去,她用尽所有力气的抱起三妈,放在椅子上坐着,他抱着三妈嚎啕的哭了起来,可是,在她怀里的三妈,就傻傻的坐着,没有一丝的反应,“三妈,三妈,你别吓着我,你是最爱我的……”
    在门外看热闹的乡亲们也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好久一会,娅娅的情绪才稍微平静一点,警察也做好了笔录和摄像等工作,他们弄好这一切就安慰了几句就走了,留下了娅娅和门外流泪的乡亲们。
    农村人的天性是淳朴的,警察一离开,他们就自觉的走进屋里,帮忙收拾着散乱的屋子,一些平时要好的婶婶姨娘就弄来洗脸水,给木讷的赵母洗脸,“她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要坚强起来,你别吓着孩子,再说你媳妇还不知咋样了,你不管怎样也不能倒下啊,这个家还要你支撑呐……”
    “就是啊,她婶,你要坚强些,事情发生了,又有什么办法呢!”人们七嘴八舌的劝着娅娅三妈。
    “娅娅,你干脆现在赶到医院去,家里有我们看着,孩子,你赶紧去,你嫂嫂可怜呐,唉……”
    “谢谢姨们,谢谢婶婶们……”娅娅哽咽着!
    “傻孩子,你快去吧,这下苦了你叔,苦了你爸妈啊……你妈她们妯娌一场,你妈也急死了,都去医院了,家里,你就放心吧,有我们给撑着,快去,孩子!”村里好心的婶子姨们都落泪了。
    医院里。
    在娅娅嫂子进医院起,娅娅爸爸妈妈就没有歇息一刻,跑上跑下的交费办手续,而娅娅的伯父,一个务农辛苦了一辈子的老人,早就没有了主张,唯有抱着医生一个劲的恳求着:“医生,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说着说着就禁不住眼泪纵横。
    “放心吧,老人,我们会尽力的,我们正在组织专家会诊,您就去休息一会,您的期望,我能理解,去吧,等我们的消息!”医院,回复的也就只能这样了。
    同时赶赴医院的还有其他亲戚好友,他们都聚在一起商量着事情处理的最佳方案,同时他们都在怨恨着那个无情无义的流氓赵海军和那个恬不知耻死不要脸的发廊妹来。“唉,海军那伢咋就这么蠢呢,这杀人偿命的事怎么就下得了手啊,可怜我的姐姐和姐夫了,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能承受这样的事实和打击呢,唉,我姐姐为这个家苦了一生啊,到头来还要为他们孩子……”说着就眼泪流了下来。
    这是娅娅堂哥的舅舅,在医院里,流下了叹息的泪水。其他的亲戚朋友还能说什么呢,他们只是不断地摇头叹息着。
    这是在他们眼里所归类的流氓和不要脸吧,作为作者,我无权将谁定义为流氓或者不要脸。这是后话,殇爱暂且不谈。
    再说娅娅叔叔。
    手术室门口。进进出出的护士和医生,海军爸都会拦住每一个进出者,向他们打听着儿媳妇的结果,换回来的是一次次摇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这位老人再也支持不住了,他怯怯的,慢慢地在手术室门前跪了下来……

    上一篇:或者有意制造紧张空气引导消费者购买也说不定 |下一篇:感谢朋友们用一双宽容的耳朵,听我的絮语

版权所有 2016-2017 百家乐游戏

本网站郑重提示:网络游戏有风险,投注需谨慎,不得向未满18周岁的青少年澳门百家乐游戏传播!